“为了牧区学生,我愿意一直留下”

在一块偏远牧区的土地上有这样一位辛勤耕耘20年的老师,他爱岗敬业、安贫乐教,凭着对乡村教育事业的热爱、为牧区孩子无私奉献着,在新源县偏远的喀拉布拉镇夏阿牧业学校扎根,把自己的青春和热血默默奉献给了这里的教育事业,他就是夏阿牧业学校校长托合达·赛米老师。

喀拉布拉镇夏阿牧业学校距新源县城130公里左右,距离喀拉布拉镇也有60多公里,是一所牧业小学。1998年刚刚毕业的托合达被分配到这所学校工作。当时因条件艰苦,离家远,家人都希望托合达调离这里到距自己家近的镇中学工作,可因为责任感,他留了下来,而这一干就是20年。

新源县喀拉布拉镇夏阿牧业学校校长托合达告诉记者:“我19岁就被分到这里当老师了,干了两三年以后,因为这里的条件很差,离家又远,很少能回家,家人都希望我能调回家附近工作,当时,和我一起分到这里的同事们都调走了,本来我也打算走,但是后来想想,如果我也调走了,这里的孩子上学怎么办,年轻的老师又不多,就这样我又留下了。”

20年的工作中,因为托合达老师认真敬业,关心学生,教育成绩突出,他干过班主任,当过教务主任。到2009年被任命为学校的校长。作为学校的“掌舵人”,他自感身上的责任重大。作为校长他非常关心牧区困难家庭的孩子,担心他们因经济问题而辍学。虽然自己的工资不高,但他会经常资助一些贫困家庭的孩子。

夏阿牧业学校教师古巴海·吐达恒拜说:“校长特别关心我们学校有困难的学生,我们班有个叫阿里木拉提·托尔达亨的学生,他们家经济条件特别困难,从一年级开始,校长就给他交了保险费,一直交到五年级。”

因学校地处偏远,条件艰苦,分配到这里的年轻教师很多都想调离岗位,为最大限度地留住教师,托合达关心每一位教职工的生活,教育他们克服困难,要有一颗无私奉献的心。古勒旦老师是去年被分配到这里的年轻教师,刚来时,她工作热情不高,整天闷闷不乐。托合达就经常与她交流,关心询问她的生活情况。在托合达的教育感染下,古勒旦最终决定留了下来。

“我来了以后一看这所学校条件这么差,当时心里就打退堂鼓了,觉得在这里工作特别辛苦,不想留在这里,后来托合达校长跟我谈了很多他们经历过的困难。为了这些孩子能够接受教育,将来能够走出去,他鼓励我们年轻教师要多为学生们想想,他说‘也许我们苦一些,但是这些孩子接受了教育,他们的将来也许就不会苦了。’在他的关心和引导下,我也慢慢想通了这个道理,为了这里的孩子,我愿意和校长一样把青春奉献在这里,这也是最有意义的。”古勒旦说。

托合达在夏阿牧业学校任教以来,每个星期只能见亲人一次,冬天有时几个星期都不能回一次家。自从当了校长以后,回家的次数更少了。有时他也愧疚不能亲自照顾孩子和老人,可他终究还是放心不下这所学校,放心不下这里的教师和孩子们。

“2009年,我被选为校长,当校长以后,任务更重了。照顾好老师的生活,让新来的老师们能留下来,同时提升学校教师的教学水平,然后把这里的孩子送出山区是我作为校长最重要的事。”托合达坚定地说。

新源县喀拉布拉镇中学副校长蒲腊梅告诉记者:“托合达在夏阿牧业学校已经工作20年了,他担任校长就有十年之久,这期间,他不能很好地照顾自己的父母,不能照顾自己的妻儿,坚守在最偏远的村级教学点教学,把最美好的年华奉献给这里的孩子们,真的让我钦佩。”

在托合达担任校长的10年里,学校不断发生着变化,教学条件一年年在改善,就读学生人数在不断增加,学生成绩在不断提升。托合达校长凭着对教育事业的那份赤诚和执着,在平凡的岗位上默默耕耘着。他扎根教育基层,对教育事业一往情深并执着追求,他不计得失、乐于奉献,深得师生好评、领导的肯定和社会的认同。

在付出与回报面前,托合达认为自己只是偏远牧区学校里一支燃烧不息的蜡烛,是播种知识、传承文明的继承人,永远是大山深处的耕种人。记者 韩莎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