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退休启示录:第一代互联网创始人老去,谁来接棒?

一代人终将老去,但总有人正年轻。

核心要点:

马云将彻底退出阿里巴巴核心管理层; 第一代互联网大佬们正在遭遇年轻一代的冲击; 传承问题成为第一代互联网巨头的共同难题; 失败的传承会为企业带来灭顶之灾; 人永远是解决企业传承问题的核心; 将公司交给职业经理人需要审慎。

如无意外,预热一年后,在五十五岁生日的今天,马云将如约“退休”。

一年前,马云发表公开信,称一年后将从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的位置上退休,在2019年9月10日之后,其将继续担任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成员,直至2020年阿里巴巴年度股东大会。

这意味着,继2013年卸任阿里巴巴集团CEO一职后,马云将彻底退出阿里巴巴核心管理层,马云称,为了这一天,他已筹谋十年。

尽管在公开场合出现时,这位个子不高的浙江人看上去总是精力充沛,但在为数不多的公开近照中,作为执掌近五千亿美元市值公司的企业家,马云双鬓已现白发。

创业二十四年、创办阿里巴巴二十年,马云是真想退休了:“我深知从能力、精力和体力的角度,任何人都不可能永远担任公司的CEO和董事长工作。”

深爱金庸武侠文化的马云,不仅将武侠文化打造成为阿里巴巴的核心文化,更是深深嵌入到了自己的人生中:常在思过崖行走,在摩天崖争辩,在光明顶见客。

金庸名篇《笑傲江湖》里,隐居思过崖的风清扬与令狐冲相识后,向令狐冲传授了独孤九剑,使得令狐冲成为当世绝顶高手之一。

如今,另一位风清扬选择正式将阿里巴巴交出去,但他的目的不只是培养出一个绝顶高手,而是要让一家巨无霸企业在创始人隐退后依然健康发展。

这不只是对马云一个人的考验。

马云、马化腾、李彦宏、刘强东、丁磊、张朝阳……这批抓住了二十世纪末互联网大潮的知识英雄们,历经二十余年的商场拼杀,如今都已成为商界大佬、成功典范,在企业规模不断壮大、业务地盘持续扩张的同时,伴随年岁增长,虽仍值壮年,企业接班问题依然日益紧迫。

摆在面前的问题是类似的:传承过程中的创新力问题、领导人问题、未来担当力问题和文化传承问题,每一个都棘手。

大洋彼岸的美国或许能为国内互联网大佬们提供接班的借鉴:微软、苹果、IBM、雅虎,企业兴衰已在这些前辈们身上有过演练。但在中国短暂的互联网发展史中,并没有先例可循,作为第一个上交考卷的人,马云退休成为观察中国第一代互联网巨头交班的唯一案例。

互联网代际交替

在成立二十周年纪念日到来的前一周,阿里巴巴20亿美元收购网易考拉的消息正式落定。

在部分人看来,这是现任管理层对二十周年的“献礼”,但在另外一部分人看来,对于已经拥有跨境电商业务的阿里巴巴而言,这并不是一次进攻,而是针对拼多多的防守——据相关报道,阿里巴巴之所以斥资收购网易考拉,目的在于阻止拼多多与网易考拉走在一起。

1964年出生的马云大概想不到,在阿里巴巴已经强大到看似无所不能的时候,他的电商帝国会遭遇来自一位年轻人的攻击。

拼多多最新一期财报显示:截至3月底,拼多多年活跃买家数达4.433亿,较去年同期净增1.484亿——增速迅猛,仍在继续拉近与阿里巴巴的距离。这是一个注定崛起的中国电商第三极,而且它是如此年轻:拼多多不到四岁,阿里巴巴正在庆祝自己的二十岁生日。

被打上下沉市场、社交裂变传播等标签的拼多多,如今成为了阿里巴巴面前最具挑战的竞争对手,它的领头人是一位同样来自杭州的80后:1980年出生的黄铮。

拼多多创始人黄铮

黄铮之前,1979年出生的王兴也已经为阿里巴巴制造了许多“麻烦”,在外卖领域,双方剑拔弩张,王兴在一次采访中对阿里巴巴的评价广为流传——“从战斗力来说,阿里非常强,但如果他们各方面做得更有底线一点,我会更尊敬他们。”

与马云相比,黄铮、王兴都是不折不扣的后辈,他们各自带领的公司,正是中国互联网不同代际的典型代表。

马云和阿里巴巴,则是典型的第一代互联网大佬和互联网巨头。

时间退回二十年前,塑造了如今中国电商版图的阿里巴巴刚刚在杭州湖畔花园小区成立。发生在湖畔花园的十八罗汉故事已经广为人知,当时马云规定,员工必须在他家附近租房,确保五分钟可以到公司;员工每天工作16到18小时,困了就席地而卧。

在远超996的工作强度下,4月15日,alibaba.com上线。耶鲁博士、华尔街混迹多年的Invest AB副总裁蔡崇信听说阿里巴巴后,立即飞赴杭州洽谈投资。和马云谈了4天后,蔡崇信决定加入阿里巴巴,在蔡崇信的帮助下,1999年10月29日,阿里巴巴获得500万美元投资,传奇拉开序幕。

距湖畔花园不到200公里的上海,出身寒门的江苏南通人季琦认识了被称为神童、正在甲骨文上班的上海人梁建章,二人相谈甚欢,携程的雏形在多次交谈中渐渐浮现。

随后,季琦的同学、浙江海宁人沈南鹏被邀请加入,1999年10月,梁建章和季琦投入20万,均占股30%,沈南鹏投入60万元占股40%,三个人共同注资100万人民币后携程网正式成立。随后,拥有旅游行业经验的范敏加入,携程四君子就此聚首。

携程四君子

此时,从1999年中国股市519行情中淘到第一桶金的沪漂陈天桥,决定将赚到的钱全部投入到互联网产业中,创办了上海盛大网络发展有限公司。

当时没有人能预料得到,这三家同时创办于1999年、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在接下来时间里会迅速成长为影响中国互联网产业发展的重要力量。

如今回顾,1999年看上去是一个略显传奇的年份,而事实上,阿里、携程、盛大只是时代浪潮中的浪花一朵。在世纪之交的互联网大潮中,许多公司顺势成立,它们中的佼佼者,如今均在中国互联网版图上占有一席之地。

1997年,从宁波电信局出走的丁磊在广州成立网易工作室;一年后,深圳人马化腾创立腾讯、宿迁人刘强东创立京东、西安人张朝阳创办搜狐、黄冈人周鸿祎离开方正组建了三七二一科技有限公司;2000年,海归李彦宏在北大资源宾馆创立百度。

相同的历史际遇让60后马云、李彦宏、张朝阳、梁建章与70后马化腾、丁磊、周鸿祎、陈天桥在之后的事业发展中不断产生交集,他们共同经历了中国互联网从无到有、从小众到大众、从荒芜到繁华的过程,也因此分享到了一个新产业诞生之初的所有红利。

他们共同成为了中国互联网的第一代大佬,但与马云一样,第一批互联网大佬们正集体遭遇来自新一代互联网企业家的挑战。

除了给马云制造麻烦的黄铮和王兴;同样是80后的张一鸣正猛烈进攻马化腾、李彦宏的地盘;曾经风光无限的张朝阳早已远离互联网的中心;而靠大话西游度过网易第一次危机的丁磊则也面临不得不出售考拉的窘境。

2014年,世界互联网大会在乌镇召开,中国互联网能数得上名的企业家齐聚一堂,BAT三巨头的掌门人自然是人群焦点。一个由丁磊发起的饭局由于聚集了诸多大佬,一时成为热议话题,在那张小小的饭桌边,并没有年轻人王兴、张一鸣、程维的身影。

2014年第一届互联网大会的丁磊饭局大佬合影

彼时,今日头条正在处理版权上的麻烦,字节跳动的名字尚不为大众熟知,拼多多要在一年后才会成立。

不过,移动互联网、人工智能、线上线下的结合等多重因素给了少壮派充分的发挥空间。仅仅两年后,王兴、张一鸣、程维已经成为公众、媒体共同关注的热门人物,一次闭门对话成功制造话题,丁磊发起的大佬夜间饭局不再是乌镇唯一的焦点。而最近,百度市值已经跌出中国互联网前三,甚至低于年轻的拼多多,第三的位置由美团取而代之。

2016年乌镇峰会,王兴、张一鸣、程维闭门对话

后来者步步紧逼。

2013年,马化腾在一次公开活动中说出名言:即使你什么错都没有,就错在你太老了。

“我最担心不理解以后互联网的主流用户的使用习惯是什么,包括QQ也好,微信也好,没有人保证一个东西是永久不变的,因为人性就是要更新,即使你什么错都没有,就错在你太老了。”

残忍的是,一代人终将老去,但总有人正年轻。即便焦虑如马化腾、时刻关注年轻一代的动向,依然无法阻挡今日头条、抖音的崛起。

第一代互联网大佬们年岁渐长的事实无法回避,面对新一代少壮派以及永远追求新奇的用户,企业传承已然是一个必须正视的问题。

失去创始人,它们会怎样?

Develop a company as a product(像做产品一样做公司),这句在企业经营管理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