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动快拍实战:二维码颠覆移动搜索模式?

国内移动互联网发展势头正强劲,研读移动互联网企业实战案例,必能给从业者和欲涉足此领域的人们以一定借鉴意义。

腾讯科技由此走访众多奋斗在第一线的创业者,推出《移动互联网创业实战指南》系列文章,尽量少谈理论,多讲实操。本文为第13篇:关注二维码领域运营实战。

 

图为灵动快拍CEO王鹏飞(微博)(腾讯科技配图)

腾讯科技 胡祥宝 6月13报道 无论你是否觉察,国内移动互联网的天正悄然生变!随着APP兴起,在手机端,百度的搜索框和网址导航已不再成为用户的必备入口。

移动互联网时代,谁或将革了百度的命? 按照腾讯电商控股公司、Discuz创始人戴志康(微博)在<产品家>沙龙中的观点,二维码将是可能的一种形式。 “当在大街上看见一张海报想多了解,你会打开手机搜索输入关键词?还是打开一个应用扫一下这张海报的二维码?在手机这点小屏幕里,二维码可以直接看到相关信息,是比搜索框和URL更重要的入口。”戴志康如此强调。 近一两年内,智能手机的普及,让这种黑白格子图形的二维码日益流行,遍及火车票、海报、报刊、名片等众多载体之上,二维码在应用服务领域的运营也开始进入“跑马圈地”阶段。 本文走访了二维码领域的代表企业——灵动快拍,聆听他们的运营实战故事和对二维码行业的思索、判断。

两年如何积累2000万用户

2010年3月诞生,两年时间,灵动快拍推出的扫码APP——快拍二维码的用户达到近2000万,并在今年3月移动互联网资本寒冬之际获得融资2000万元。

在王鹏飞看来,“二维码+移动互联”让这个领域天花板相对较高,可想象的空间巨大,而且也将是物联网投资最早的受益者。

创办灵动快拍之前,王鹏飞已在移动互联网领域有过一次创业经历。2004年,大学毕业后,王鹏飞创办了天下网前身WAP天下。最终在智能手机大爆发的前夜,选择最佳时间点出售,获得第一桶金。

“此前,天下网就曾面临一个很大的难题,在手机上输入网址太麻烦,但二维码一拍即可轻松解决。”这也是促使王鹏飞开始在二维码领域再度创业的诱因之一。

然而,再度开始创业时,一头是黑白格子图形的二维码展示,一头是用手机拍的扫码软件。到底是先发力二维码,还是软件App,这是先有蛋还是先有鸡的问题。常常有人的时候没二维码,有二维码的时候又没有人。

没鸡没蛋,又要造鸡又要造蛋的痛苦过程,让王鹏飞陷入了无尽的烦恼。

既然没有解法,就效仿老子思路,来个顺其自然的无为而治。2010年10月,陷入成长烦恼的王鹏飞决定顺其自然,让市场自身规律去检验。他尝试先在PC端做个软件下载站,在每个下载框边上都放上二维码感受一下市场的脉搏。

“我们发现,虽然有用户尝试使用软件,但实在没有精力去维护。”王鹏飞被迫寻求合作。而此时,各种Andoid应用商店正兴起,大家一拍即合,机锋、安卓等众多应用商店成为快拍二维码App的推广窗口。

与此同时,灵动快拍和当时的手机游戏门户当乐网合作,在用户下载手机游戏的窗口,展示二维码图形。

“当时,用户下载手机游戏都是通过数据线来完成,我们的思路就是让用户扔掉数据线,通过Wifi下的二维码直接使用。”王鹏飞告诉腾讯科技,刚开始,用户下载一款手机游戏并非就去使用二维码,但当他下载第二款、第三款,乃至十几款游戏时候,他发现,每个手机游戏边上都有二维码,进行多次视觉冲击后,用户会尝试下载一个快拍的App,以后下载都可直接操作,非常方便。

通过手机游戏下载,快拍二维码积累了第一批用户。随后,火车票实名制实行,这为快拍二维码提供了另一片兴起的土壤。

每到春节,火车票牵动亿万人的心悬,很多用户是通过票贩子买票。“贵点无所谓,就怕是假票。”抓住用户这一心理,2011年春节,快拍二维码通过技术扫码,直接可识别火车票真伪。这让,快拍二维码的用户迎来的一个小高潮。

最后,在产品有了一定品牌后,再通过手机预装等常规手段强化推广。2000万用户就这样逐渐累积而成。

四重性感概念 社交电商思路

2012年6月,百度掌门人李彦宏没有料到:自己抛出“用户量无用论”、“移动互联网商业化能力不如PC”等言论,遭到4399游戏CTO曹政(微博)、UcWeb俞永福(微博)和航班管家CEO王江等众多业内人士的吐槽。

“诚然,PC互联网上的商业模式在手机上都不灵了。但和PC端一样,有了一定的用户积累,必然有所价值。”灵动快拍CEO王鹏飞也认为,用户量无用论在二维码领域并不成立。

值得一提的是,2010年之前,二维码公司曾借物联网概念热过一把,较灵动快拍更早进入的意锐、魔印花了近千万风投资金后,经营惨淡,最终没有太大起色。

失败原因主要有两点:

其一,天时的产业软环境。

两年前的智能机还聊聊可数,基础的环境跟不上,所谓的二维码就成了空中楼阁。

而现在移动互联网的迅速发展,使得用户能真正可以使用,方便而成本低,又进一步提升了使用的普及率。

其二,运营思路。

“这需要用互联网的思路来运营,先有免费的用户,再谈得上商业模式。意锐当时就没有从互联网的角度来做,最终改做系统集成卖硬件,发展平平。”王鹏飞说,在用户起来后,可借助电商迎来商业模式的拐点。

据了解,快拍二维码除了立足二维码领域,还推出了商品条形码扫描,这就和溯源防伪、电商等联系起来。

王鹏飞告诉腾讯科技:“灵动快拍融入了物联网、移动互联网、电子商务和云计算四重概念,在用户积累到一定阶段后,其商业模式已经凸显出来。”

所谓的云计算就是后台的数据库。而通过和电商结合,能把目前的二维码应用以分成变现。

具体分为三大步骤操作。

第一步,可以扫条形码二维码查询商品基本信息,包括出产地,物流,溯源系统,真假防伪等信息。

第二步,做互动营销,如以做积分奖励、抽奖这样做互动,进一步卷入用户。

第三步,结合移动电子商务,进行分成,获得商业模式的突破。

王鹏飞宣称,对于移动互联网,所有用PC上赚钱的方式放到移动互联网上一定是失败的。因为它屏幕太小,给用户的选择又少。

和传统移动电商不同,扫码购物的入口和发起端,不是用户打开客户端,而是通过一个应用场景的刺激,转化率较高。王鹏飞举例说,“当你去朋友家看到小孩的身体状态特好,你询问了对方所喂养的奶粉,并想购买,就用户可以直接扫码,通过该奶粉的官网进行购买。”

除了抢占用户的搜索入口外,本质上,通过扫码购物,还是把线下和线上连接起来O2O的有效手段,而且包含了熟人情境中的有传播硬性需求的社交影响力。

在业内人士看来社交的力量一定要是熟人和熟人之间,而且传播的一定是价值。这恰和二维码市场中的电商思路相吻合。

竞争策略:不仅仅是一个功能性工具

在国内二维码领域,目前活跃在前台的还有我查查。

两者如何PK?

王鹏飞表示,我查查主要基于条码生活服务的功能扫码,而快拍二维码则是以二维码切入,并延伸了条形码、识别火车票、比价购物、溯源防伪、个性名片等应用。

“从长远考虑,我们不仅仅要做一个功能性的工具,主要是立足做一个开放平台,把各行各业里的合作伙伴圈进来,做一个平台级的服务。除了二维码、条形码,还包括NFC、彩码、图像识别等各种识别方式,未来甚至包括语音识别。”王鹏飞如此强调。

眼下,快拍二维码的盈利模式主要来源于两个方面:其一,中国防伪需求大,可以向企业端收钱。而企业也可以通过防伪来增强品牌价值和竞争力;其二,为企业做营销服务,让商家和消费者走的更近。

据了解,国内的汽车、传播公司和金融系统对这种二维码营销服务较为认可,成为首批为行业贡献收入的用户。这些品牌广告主对二维码更为认可,成为第一批买单者。

在王鹏飞看来,和电子商务的分成才是商业模式的中坚力量,只是目前尚未大规模兴起,毕竟电商本身的春天还没真正到来。

据王鹏飞介绍,海外二维码领域,日本、韩国较为普及,美国比中国领先一两年。 但国外主要是通过运营商预装,收取授权费用。特别是欧美,主要通过文本、网址和名片三种格式,可脱机识别打开。相比较而言,国内的二维码的盈利模式链条更完整。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快拍二维码正在和支付宝、银联对接,实现交易的闭环,预计今年7月,电商交易的链条将全部打通。

有观察人士表示,中国二维码市场大爆发最终取决于智能手机终端的发展和普及度相关,另一方面与品牌广告主对移动互联网的认知度。

有人担心,整个O2O都尚处在痛苦的摸索阶段,必须等到所有商业都有二维码或者支持NFC(近距离无线通讯技术)的时候,才能真正迎来二维码商业模式的飞跃。

具体何时能真正迎来产业发展的拐点,形成商业支持二维码的连锁反应,王鹏飞给出的时间点是两年之内

移动信息化交流QQ群:一号群:211029692 二号群:344692795 CIO交流群:316076815(需认证)